天大主頁 |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首頁 > 專題新聞 > 學習楊恩澤精神 > 正文

【學習楊恩澤精神】?勤勤懇懇為教育 兢兢業業搞科研——武漢郵電科學研究院原副院長鮑廣金在學習楊恩澤精神座談會上的發言

      2019-12-01       

1BA98

楊先生41歲到達武漢,66歲離開武漢,在武漢呆了25年。他把自己的黃金年華都獻給了武漢,獻給了武漢郵電學院。作為楊先生的學生、同事,也是摯友,我想詳細跟大家介紹一下楊先生在武漢工作的這段歷史。

楊恩澤于1960年從北京郵電學院調到武漢郵電學院,擔任無線通信工程系主任。那時候武漢郵電學院剛成立,從一所中等技術學校變成了本科學院,一切建設都是從零開始。而且很多老師都是從電信局和企業調來的工程師,他們沒有教學經驗,這對楊先生來說擔子很重。楊先生從教學大綱的制定、教材編寫、實驗室的建立到師資選用等,各個方面都親臨親為,一件件地操辦。經過他的多年努力,武漢郵電學院無線電通信工程系建起來了,培養了一批非常優秀的通信領域人才,比如楊賢足(郵電部的副部長)、鄔賀銓院士。楊先生的很多學生,現在都在各個郵電管理局擔任管理和技術骨干。當時我國通信落后,人才匱乏,楊恩澤為郵電通信建設,培養了大批急需人才,功不可沒,令人敬佩。

1974年郵電學院改成郵電研究院,成立了很多研究室,承擔了許多具有前瞻性的研究項目,比如毫米波波導通訊、激光大氣傳輸、新能源等。楊先生當時擔任毫米波通訊研究室的主任,我是他的助手,在研究室內擔任副主任。那時毫米波通信在我國完全是一片空白,沒有任何東西可借鑒。但是經過四年的努力,我們最終成功研制出了一套毫米通信實驗系統。這個成果在1978年全國科技大會上進行了展覽,并獲得了全國科技大會獎。

在1975年日本京都召開的世界電信聯盟會議上,我作為郵電部派出的代表團的一員參加。在會上我們才發現在本專業組中竟沒有一篇有關于毫米波或微波通訊的文章,全部是光通訊的文章。這個時候我們才恍然大悟,國內研究的毫米波通訊已經過時,現在國際學界研究的熱點是光通訊。于是這時郵電部決定,從78年開始,武漢郵電研究院把所有的項目都停下來,一心搞光纖通訊。光纖通訊在國內當時也是一片空白,又是楊先生帶領我們在未知中摸索著前進。而在國際上,光纖技術受巴黎統籌委員會嚴格控制,限制光纖技術傳入中國。但仍有一些愛國華僑,例如來自貝爾實驗室、林肯實驗室的華人專家,冒著受到審查的危險,前來中國訪問,給中國帶來技術。整體上來說光纖技術的研究還是相當大的。

研究的過程中出現了許多難題:首先,我們沒有自己的光纖,也沒有相關的基礎設備,這些都需要我們自己去研發;其次,當時我們不清楚未來光纖的發展方向,不知道是先研發多模光纖,還是單模光纖。最初,由于多模光纖的研發相對容易些,我們選擇先研發多模光纖,但后來發現多模光纖并不是未來的發展方向,這才選擇研發單模光纖。

此后,我們就全面鋪開了光纖通訊的研究,開始研究光纖光纜、光電器件、無源器件和光通訊系統的測試儀器等等,就連怎么把一根光纖連接起來這種小問題,也需要從頭研究。研究這些東西靠什么?是靠全體研究人員的努力,靠搞頂層研究與設計的這些人員,而楊先生就是我們頂層設計中的重要人士,他在這里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是總工程師,負責設置課題,不僅要把一個一個課題落實到各個部門,還要把它的指標、實現的時限也分下去。這項工作是個系統工程,需要非常仔細。我還記得,有一個指標叫光通訊光接收機的靈敏度,這個指標該如何去計算?要分配給它的電平是多少?我們概括總結出3種計算方法,那么這3種方法如何進行比較?于是楊先生就帶領我們團隊連續在會議室里討論,大家各抒己見,把這三種計算方法拿來討論分析、拿來比較,用哪個方法計算出來的接收器的靈敏度更好、更接近實際。

最終,我們只用了四年的時間,就把一個完整的光纖系統技術攻下,用這項研究成果在武漢三鎮組建了一條實用化的光通信系統,用光纜把漢口、漢陽到武昌連了起來。這時這幾個地方不僅可以互相打電話,而且通話清晰,音質辨識度高,順利實現了通訊數字化。這項工程最終獲得了郵電部和湖北省科技一等獎以及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這個工程的意義遠不止于實現三鎮通電話,更重要的是表明了我國光纖通訊技術成功邁出了第一步。這個“第一步”,一是在于我們已經初步地掌握了光纖全系統的技術;二是在于為我們之后的光纖通訊研究,培養出了一大批的技術人員。武漢郵電研究院也就此變成了光纖通訊人才的孵化器。

如今我國的光纖通訊研究水平已經世界領先,這都是在當年的基礎上一步步發展起來的。現在武漢郵電研究院的研究也始終保持世界的先進水平。除了時分復用技術外,我們還有波分復用技術,通俗來講就是我們可以用一對光纖,讓北京到天津的全部人員同時通話。現在一對光纖可供60億人同時通話,通訊信號傳輸速率已經不是以GB為單位,而是以TB為單位,傳輸速率已經達到國際前列,并不落后于國外。當下我們不但做出了傳輸系統,而且也做出了光電器件,而且每年還出口大量的激光器、激光放大器、光纖光纜。

楊先生不僅在捐資助學、助人為樂、關心同志等方面上以身作則教育大家,而且在科研學術方面,他也兢兢業業的,我非常敬佩他這一點。今天天津大學能組織這樣一個紀念楊恩澤先生的會議,宣傳楊恩澤先生這種精神,做得非常好。雖然我年事已高,但我還是要來參加,因為這種精神可貴,這種精神值得宣傳。

(編輯 張華 攝像 唐蒙)

皇冠新二网址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