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頁 |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首頁 > 媒體報道 > 正文

津云:【獨家對話】市級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吳琦告訴你:疑似病例多意味著什么

      2020-02-17       

津云新聞記者 吳宏

日前,隨著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發展,國家衛健委定期更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版)》及時對外發布,本市疫情發展過程中也出現了一些引人關注的典型病例,在目前本市阻擊疫情過程中遇到了新的挑戰……針對這些話題,津云記者對天津市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市級醫療救治專家組組長,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呼吸內科教授、博士生導師,天津市海河醫院首席專家吳琦進行了專訪。

記者:吳教授,國家衛健委定期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版)》進行更新,目前已經更新到第五版,這樣做的意義是什么?

吳琦:隨著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觀察不斷深入,會匯集大家的經驗教訓,越來越接近疾病本身的表現特點,診斷的手段越來越多,治療的方法更加有效。這其中當然更包括期待著疫苗產生!因此,《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版)》的不斷完善,對臨床的指導意義也將越來越大!

記者:我們注意到,本市第70例確診病例是一個典型病例,由于武清區人民醫院在發熱門診流程上管理不嚴,最終導致醫院封控、管控隔離總計達973人。這個病例給我們的啟示是什么?

吳琦:該病例給廣大醫護人員帶來了思考和啟示。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作為一個新發疾病,對醫生是全新挑戰,會帶來很多鑒別診治和治療上的困難。因此,特別希望我們醫護人員保持足夠警惕,用最大的責任感來應對更加復雜的情況。第五版診療方案已經發布,希望大家按照新的規范和標準加緊集訓、學習。

我還鄭重提醒廣大市民,出現發熱在就診的時候,一定要如實報告流行病學史,在疾病面前,特別是在傳染病面前,不能存有任何的僥幸心理!

記者:吳教授,我們知道您在2003年抗擊非典的戰役中也是市級專家組成員,那一次經歷意味著什么?

吳琦:從2003年的SARS至今,經過十幾年的打造,市委市政府的關愛,包括市衛健委的關愛,每一次疫情,包括2009年的甲型流感,后面的禽流感,這些疫情的出現都是對于定點醫院的練兵。現在,我們的醫護人員進入紅區就不會手忙腳亂,他們對于工作路徑很清楚,推哪個門,進哪個門,哪個地方是紅區,工作做得非常精細。所以這種實戰培訓是必須的。

記者:這種練兵給我們什么啟示呢?

吳琦:除了定點醫院的練兵,我更希望從醫學角度,包括綜合醫院的醫生平常還要進行演練。出現疫情不只是定點醫院的事,也不是單純呼吸科、傳染科的事,是所有醫生的事。必要的演練培訓,包括最基本的院感防控概念和內容、理念都是需要不斷學習和強化、完善的。

今年對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應對與2003年的SARS不可同日而語。2003年出現SARS時,沒有核酸檢測的手段,就是根據流行病學史和臨床診斷的手段確診。但是SARS臨床表現高燒特別明顯,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癥狀有的患者發燒而有的患者不發燒。新型冠狀病毒的隱藏性以及臨床辨別的難點造成了一定的防控困難。

記者:吳教授,有了SARS一役的經驗,面對新冠肺炎疫情,天津在組織診療力量方面做了什么?

吳琦:武漢出現新型冠狀病毒疫情之后,天津市衛健委第一時間成立了醫療救治專家組,包含呼吸專家組、感染性疾病專家組、重癥醫學專家組、醫院感染控制專家組、醫學檢驗專家組、醫學影像專家組、護理專家組、中醫專家組等,同時集中全市多位專家,及時提出本市醫療救治和醫院感染防控策略。這種聯合作戰,把天津市各專業非常好的專家聚集到海河醫院,而且輪流值守。要取得一手資料,進行救治,同時進行會診。這樣有利于救治成功率的提升。

相比于17年前的SARS,現在針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確診手段在成熟。在教訓當中成長。新的疾病、新的挑戰、新的認識,對于傳染病,我們在不斷認識,現在知道用核酸檢測的辦法確診,今后是否還有更加先進的、優秀的、耗時更短的檢測的方法,應該是充滿期待的。現在全國都在行動起來,各試劑廠家都在做研發,相信很快會出現一個快速、便捷、準確的檢測方法的。

記者:我們注意到,《新型冠狀病毒肺炎診療方案(試行版)》中,第四版和第五版之間,針對疑似病例的判定上出現一個變化。第四版診療方案規定,同時符合流行病學史和臨床表現就可以被診斷為疑似病例。到了第五版診療方案中特別強調,具備3條臨床表現,就算沒有流行病學史也會被列為疑似病例。這樣的變化依據是什么?是不是疫情的發展又有了新的情況和變化?

吳琦:盡管武清區人民醫院發生了一起發熱門診流程管理不嚴事件,但是,在疑似病人確認過程中,按照國家標準,兩次核酸檢測陰性就可以排除疑似性。在天津的已確診患者中,卻出現了多次核酸檢驗的案例,有些甚至檢測到了第四次、第五次才出現陽性。這也說明本市臨床和疾控部門的密切配合。這種配合是保證天津目前聚集性發病病例較少的原因之一。

記者:到底這樣反復進行核酸檢測的依據是什么?究竟要做幾次核酸檢測均持續為陰性,才算排除掉疑似性?

吳琦:有的病例具備流行病學史,線索非常清晰,能夠找到病毒源頭。有的人是擦肩而過,不知道身邊經過的是個病人,或者是一個病毒攜帶者。目前只能按照臨床3條的表現,所有的判定都要首先歸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這個大的范疇當中,一定要排查。

這給我們一個高度的提示,我們還有線索可查。關鍵在臨床,醫生看到患者是聚集性發病,或者是符合流行病學史,高度考慮病毒性感染的話,一般情況下,醫生不會放手的。這就可以解釋,為什么天津的疑似病人顯得多,更說明天津市委市政府對于疫情防控的部署以及相關單位的執行是扎實的。

記者:疑似病人數量多意味著什么?

吳琦:天津醫大總醫院空港醫院有一個病例,核酸檢測到第三次,專家組商議半天,還是不能放手。查到第三次果然呈現核酸陽性了。因為該患者家中還有人發病,這樣聚集屬性就有了,更說明通過這些案例,我們臨床醫生的警惕性高了,而且對于病人流行病學史問的非常到位,才會出現這種情況。

記者:如何織密疫情防控網?

吳琦:2月5日第五版診療方案發布以后,估計疑似病例數量還會增加。一般病毒性肺炎和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臨床表現都一樣,所以出現病毒性肺炎臨床表現的病人,不好直接鑒別出是否是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將病毒性肺炎患者都納入監測范圍,主要的問題是從癥狀中摘除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以免傳染給別人。疑似病人的排查增多,不是壞事。在可控的范圍內,如果疑似病人增多,說明我們對疑似病人把控、排查的多了,確診的病例少了。在這方面,天津的力度是很大的。

只要臨床癥狀可疑,就追查到底!因為,目前就是以最大的責任感,最嚴密的防控,來對待目前疫情的情況。這樣才能把疫情防控網織密。

記者:吳教授,新冠肺炎的危害大家都了解了,如果患者產生心理壓力,充滿了對病情的恐懼,該如何排解呢?

吳琦:目前,市委市政府對于醫務人員和患者心理的狀態是有非常明確指示的。天津市心理危機干預質量控制中心心理專家在第一時間,首先針對患者進行心理疏導。這些患者存在焦慮和恐懼的情況。對患者開展心理疏導,對于他們病情的恢復是非常重要的。如果患者沒有充滿自信,對于未來治愈沒有期盼的話,讓其盡快配合治療實現治愈是非常困難的。所以心理是臨床治療非常重要的方面。

記者:吳教授,我們知道,面對突如其來的疫情,我們的醫務工作者沖鋒在前,他們繁重的工作換來了患者的健康。但是他們身上也背負著巨大的壓力,要怎么來疏解這種緊張狀態帶來的影響呢?

吳琦:對于醫院來講,目前最大的疫情一定要控制住。因為涉及到民生問題,醫生的職責就是通過自己的責任擔當,再大的壓力,腦子都保持清醒;再大的困難自己克服。所以大家對于醫務人員一定要尊重。現在,白衣天使都是白衣戰士,而且要當一輩子的預備役戰士。應該給予這支隊伍應有的尊嚴。

那么對于醫生和護士來講,包括進入紅區的所有人來講,心理疏導非常重要。醫務人員也有壓力,他們也有家人、父母和孩子,他們如果能夠形成合力,形成團隊向心的力量,對于抗擊疫情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在心理方面,對于醫護人員的心理,從市衛健委的領導,包括定點醫院以及其他醫院有發熱門診的各級領導,對于醫護人員給予了很多支持、關愛,包括給予生活上的照顧。這是非常重要的。在這時候,一定讓他們充滿自信,充滿了被尊重,感到后方有依托。保護好醫護人員就是保護好患者和百姓。

記者:新冠肺炎疫情仍然嚴峻,您有信心打贏這場戰役嗎?

吳琦: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死率從國內一些資料來看,是2.1%,湖北省以外患者的病死率更低一些。所以,患者充滿戰勝疾病的自信心是非常重要的。就怕沒有信心,特別是有傳染給家里人的患者,壓力特別大。現在,我們仍然面臨著更多的挑戰,對于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的認識在不斷深化。如果沒有這方面的因素出現,我們目前對于病情的控制充滿信心。

針對于疫情不失守的防控是可控的。包括對于各級發熱門診的要求,一個發熱門診配3個診室,容納20張床,單間要收治疑似病人,這個力度是非常大的。好比下了一場大雨,雨水都被巨大的海綿吸收了。

所以目前的這種防控,點對點的反應的迅速應該是到位的。市民對于疫情要足夠重視,嚴格按照防控要求做好個人防護。另外,不要恐慌,應該理智的工作和生活,知道自己干什么。我們還是要堅持,一定要堅持住!

津云:https://mp.weixin.qq.com/s/yl2w84xNXyYv3ugPTdU26A

(編輯 焦德芳 陳錚杰)

皇冠新二网址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