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頁 |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首頁 > 媒體報道 > 正文

天津教育報:來自武漢“紅區”的感動!馳援武漢天津高校醫者,家鄉人民等你們凱旋!

      2020-02-07       

1月26日、1月28日,天津市第一批、第二批援鄂醫療隊分別搭乘飛機前往湖北,攜帶醫院物資奔赴新型冠狀病毒肺炎防控的第一線。抵達湖北后,天津醫療團隊大多進入“紅區”(污染區)開展醫護工作,他們也成為高校師生、家鄉人民最牽掛的人。

距離第一批醫療隊的出發已經整整一周,這一周他們是如何度過的,我們透過從“紅區”一線傳回的信息,看看他們的情況,也讓我們一同為他們加油鼓勁,為他們祝福!

援鄂第6天!習慣了凌晨4點交班

2月1日,援鄂醫療隊天津醫科大學總醫院李旭光發回信息:

“大家相繼適應了環境,穿脫隔離衣和防護服的熟練程度也越來越好;患者對醫療隊越發信任,特別配合醫護人員的工作,言行舉止方面都能流露出對醫療隊的感謝;發熱的患者訴說病情會主動與醫護人員拉開距離,同時佩戴口罩,擔心感染醫務人員;醫護人員深夜搬來重重的氧氣桶給26、27床患者輸液的時候,25床的患者舉雙手給豎起了大拇指,這一幕讓我感動不已。”

大家都知道,凌晨上班很辛苦,也是最能鍛煉人意志的時候,李旭光總是主動值凌晨4點的那一班。月朗星稀,李旭光又在深夜,抖擻精神投入到新的工作中。

undefined

英雄的名字在身后!

1月28日,抵達武漢第二天,天津醫科大學各附屬醫院的醫療隊正式進入紅區,投入戰“疫”。

作為本次援鄂任務的主戰場,武鋼二醫院用兩天時間騰出了180張床位,盡力提高收治條件,從1月27日起收治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患者。

“到達武漢后,我們第一時間召集成員強調防護措施、工作注意事項等。”天津醫科大學第二醫院呼吸科主任賴雁平作為援鄂醫療隊第一組醫師組組長介紹道,“抵鄂第一天,天津醫療隊緊鑼密鼓進行籌備工作,組織排班,要排出近兩至三天的進‘紅區’排班表。”

與此同時,醫院感染管理組的6位醫務人員走進“紅區”,對清潔區、污染區和半污染區是否設置合理,醫護穿脫防護服是否符合流程、病房布局是否需要院感干預進行周密的檢查部署。醫院感染管理組成員每4個小時一個班次,24小時輪流上崗,沒有休息日。

undefined

undefined

愿以我雙手,撥云見日

2月2日,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一附屬醫院第一批援鄂醫療隊的隊員下了夜班,度過了忙碌的一天,也是緊張的一天,各項工作都井然有序地完成。然而,在完成一天的工作后,當欒娟護士脫下層層防護服時才發現,雙手已然浮腫,臉頰也因浮腫勒出道道血印。

她們是護士,她們也愛美。然而,為了方便工作,中醫一附院的娘子軍們減掉長發、減掉長袖、穿上成人尿不濕、減少飲水,大家默默做著的一切都是為了與疫情爭分奪秒地“戰斗”。

但這并不是個例……千千萬萬名醫務人員在抗擊疫情的戰線上不顧安危、奮勇向前!愿大家的雙手能為武漢撥云見日,守得云開。

undefined

浮腫的雙手

undefined

臉頰上勒出道道血痕

undefined

剪短長袖衣服

undefined

孩子的微信給了我安慰和力量

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有4名醫護人員參加了天津首批支援武漢醫療隊,ICU護士長郝晶是該醫療隊的其中一員,現如今,她與醫療隊的其他成員駐扎在武鋼二院,負責救治工作。郝晶說,她們到達武漢的時候已經是轉天凌晨了,經過簡單的休整后,她們立即開展緊張的工作。

由于武漢的天氣寒冷潮濕,工作環境也比較陌生,郝晶說,第一天,她冷得將帶來的衣服都套上了。為了方便穿脫防護服,她們醫院急診科的護士李艷霞將自己的長發剪成短發,雖然有些不舍,但是為了工作,這些困難都不值得一提。

1月28日早上7點半,郝晶護士長穿上防護服和隔離衣,首次進入醫院的“紅區”。“我主要擔負著醫院物資調配的工作。”郝晶說,由于剛來醫院對醫院并不熟悉,因此她必須到紅區里進行實地了解。她告訴記者,她進入到紅區后,工作一會兒,身上的衣服就全部被汗水浸濕,但是醫院的防護服有限,每天只能提供一套,所以郝晶就穿著濕透的衣服一直忙乎到下午5點左右,才從紅區里出來。出來時,身上的衣服都能擰出水來。

“我每天最幸福的時候就是與兒子微信聊天。”郝晶說,她的兒子已經上大學了,在她報名參加天津醫療隊的時候,兒子就曾經問過她能不能不去,雖然當時自己并沒有回答,但是感受到兒子對她的不舍,這讓她心里暖洋洋的。

undefined

undefined

undefined

了解到武漢潮濕陰冷的天氣情況,天津中醫藥大學第二附屬醫院第一時間為前線戰友購置了每人10套的保暖內衣和防寒服,當天配送到前線,讓隊員穿到身上。“有醫院作為后盾,病區寒冷但是內心火熱”,充足的物資保障承載著大家對“紅區”戰士平安凱旋的希冀。

這一次換我做你的后盾

南開大學附屬醫院(天津市第四醫院)馬娜、于國珍、尹楠、張小青四名醫務人員,作為天津市支援湖北醫療隊成員,奔赴湖北疫情防控阻擊戰一線。

1月28日,中共黨員、護師、附屬醫院手術室護士尹楠進入了“紅區”病房正式開始工作。她說,在進入病房前穿上防護服的那一刻,之前的緊張、不安都消失了,心里想的只有如何配合醫生護理好患者,如何更好為患者解除病痛,怎樣調整患者的心態,堅定他們戰勝病魔的信心。

“在穿戴上厚重、嚴密的防護服、防護鞋、口罩、護目鏡后,平時熟練的配液、輸液、吸氧等工作變得小心翼翼,以前輕快的腳步也變得步履沉重,但是看見患者為我們豎起的大拇指,這些辛苦就一掃而空了。經過醫療隊一天的辛勤工作,到當天晚上已經收治了60余名患者。”

尹楠的丈夫芮鵬是南開大學附屬醫院(天津市第四醫院)麻醉科醫生。2018年7月至2019年9月曾參加中國援剛果(布)第25批醫療隊。在來武漢之前,尹楠最放心不下的就是家里的老人和孩子,但是她的愛人芮鵬說:“我援非一年,你支持我將老人和孩子照顧好,現在你支援武漢,我一定照顧好家里,你不要有后顧之憂!”結束一天的工作,回到駐地看到微信中愛人和孩子發來的視頻,是尹楠最安心的時刻。

一天比一天更為適應,請大家放心

多年來,南開大學附屬醫院(天津市第四醫院)內分泌科護士于國珍有著寫護理記錄的習慣,如今的忙碌只能讓她用只言片語記錄這段特殊的工作。

1月27日

今天黨員大會,專家培訓。不太適應武漢的天氣,身體不舒服,頭疼反胃。晚飯沒吃,失眠,和衣而臥,一點多還在折騰。

1月28日

今天練了一上午穿脫防護服,武漢的街上人不多,但也沒有想象中那么少。兩個同院的戰友先后進了紅區,可以并肩作戰,心里踏實了許多。

下午在床上養精蓄銳,但睡不著,身體不會撒謊,覺得還是有些緊張。晚飯很可口。洗漱完畢繼續賴在床上,早點睡,更好地迎接明天的挑戰,我要進紅區了。

1月29日

第一天進“紅區”。早晨做了充足的準備,吃飽少水,不錯,6個多小時沒有尿意。

早飯照片

我們的工作瑣碎、繁忙,幾個小時下來腰近乎折掉,耳朵疼得沒有知覺,但心情是舒暢的。在工作中才能找到自己,忙著忙著就忘了一切,心里只想著:我是醫護人員,我的工作就是治病救人,減少病人的痛苦。有焦躁的病人在我的耐心勸說下開始積極配合治療,我感到很欣慰。我堅信過不了多久,疫情就會被我們消滅,加油吧,戰士們!

口罩在臉上留下深深的印記

1月30日

第二次進紅區,不再那么緊張,恰好同院的伙伴分到一組,就更有信心。我們互相合作,完成各項工作。駐地里,大家都很忙,只能依靠中午吃飯或者晚上休息的時間互相交流,互相打氣。

互相打氣的醫務工作者們

與此同時,身邊有武漢的志愿者在為我們的衣食住行忙碌著,盡全力做好服務。每次見到,他們都會跟我們說上一句:“謝謝天津人民!武漢人民謝謝你們!”這份關心,讓我們倍感欣慰,干勁兒滿滿!

剪掉長發,她們和隊友沖到了這場戰役的最前線

1月26日、1月28日,天津大學天津醫院、天津大學環湖醫院、天津大學中西醫結合醫院、天津大學胸科醫院共派出31名醫護人員,隨天津醫療救治隊,分兩批馳援武漢疫區。

除夕夜本是舉家團圓的日子,但是他們請命出征,成為大家口中的“最美的逆行者”。

大年初一,他們放棄與家人團聚的時刻,全部返崗參加出征前的緊急培訓。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在這場沒有硝煙的戰役中,他們準備好了要沖到最前線。

第一批到達的胸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四病區護士長王霞、“80后”李偉、“90后”王歡,為了方便穿防護服,一同剪去了長長的秀發,為進入紅區做了最后的準備。雖有不舍,但也毫不猶豫。

看著群里面大家曬出的短發照片,一位隊長留言道:三千青絲為義去,一腔熱血援鄂情。短短一行字代表了全體醫護工作者的共同決心。

他說,等我到了武漢再告訴父母

天津大學環湖醫院重癥醫學科醫生張濤是隨第二批天津醫療救治隊出征的一員。早在醫院選派第一批醫療隊員時,張濤就主動報了名,他多年從事重癥醫學科和急診科診療工作,經驗豐富。

得知出征的消息,他第一時間就趕到醫院,交接工作,收拾行囊,整裝待發,但是沒有告訴的是父母。

當張濤含含糊糊和父母說到可能要去武漢支援時,父母說道:“我們可以什么都沒有,但必須要有我的兒子!”所以,出發前張濤沒有明確告訴父母,打算到了武漢安頓好之后再告訴他們,他相信父母會理解自己的選擇。

今天,“白衣戰士”們與親朋的短暫分離,是為了更多家庭能夠長久的團圓。因為有著一群沖鋒在前的“戰士”,我們才能安心在家中自我隔離,做著力所能及的“抗疫”貢獻。

在家鄉天津,我們為馳援武漢的高校醫務工作者,以及全國所有奮戰在“抗疫”一線的醫務工作者祝福!愿他們平安健康!

家鄉人民等你們凱旋!

天津教育報:https://mp.weixin.qq.com/s/kxmFDtK4qn6YywLmkATRDw

(編輯 焦德芳)

皇冠新二网址手机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