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大主頁 | 設為首頁 | 添加收藏
首頁 > 綜合新聞 > 正文

【學習楊恩澤精神】百年恩澤化初心——懷念楊恩澤先生

      2019-10-10       

本站訊(記者 焦德芳)2019年10月9日,中國共產黨黨員、九三學社社員,天津大學電氣自動化與信息工程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楊恩澤先生,因突發腦溢血在天津逝世,享年100歲。教學生涯孜孜不倦,桃李芬芳;捐資助學源源不斷,澤被桑梓。他歷經滄桑從未改變的一片初心映照古今,讓人動容。

堅守科教初心——“為國家、為民族富強而奮斗”

楊恩澤教授1919年10月出生于廣東省饒平縣。時值軍閥割據、積貧積弱的年代,祖國和人民的苦難使他從小就在心里播下為國家、為民族富強而奮斗的種子。

他早年就會講英、俄、德三國語言,熟悉廣州、潮州方言,在他所從事研究的無線電通訊、微波通訊、毫米波通信領域,成果突出。楊恩澤所從事的光纖通信技術研究是發展最快的科學領域之一,他始終追趕著學科的發展潮頭。與傳統的有線和無線通信相比,光通信無疑是一場革命。當光纖通信技術研究在國際上剛剛起步、在國內還是空白時,楊恩澤就率領團隊潛心于這片處女地,攻克了一個個難關,成功開通了“武昌—漢口市話中繼光纜通信實用化系統”。這段13.6公里的線路,成為我國第一條經國家鑒定并驗收的實用光通信線路,也是當時全國最長的正規光通信線路,為我國光纖通信的發展奠定了基礎。1985年,該項目分別獲郵電部和湖北省科技進步一等獎,并與34Mb/s光通信系統一起獲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

楊恩澤在天津迎來了新中國的成立,還實現了人生的飛躍,成為一名共產黨員,這些都成為他內心深處最重的情結。1985年,他應邀再次回到天津大學任教,白手起家,建起了天津第一個光通信實驗室,并主持了多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攻關,圓滿地完成了“863”科研課題。在這些年中,他主持并完成8項國家自然科學基金、攻關及“八六三”科研課題,主編了《光纖數字通信接收機》,撰有《數字光通信接收機靈敏度計算及信號脈沖占空比選擇》、《光纖通信接收機靈敏度三種計算公式比較》。在一級學術刊物上發表《我國的光通信及其發展》等十余篇論文。  

不忘育人初心——“教書育人是我最大的人生樂趣”

楊恩澤自己常常說,他喜歡和學生們在一起,教書育人是他最大的人生樂趣。他孜孜不倦進行科研的同時,幾十年如一日不忘育人初心,把大部分精力用在教育培養學生上。 

楊恩澤教授從新中國成立前夕就從事教育工作,直到20多年前退休,培養出數不清的本科生、碩士生,很多人已是國家棟梁之才,或是某個領域的知名學者,甚至還有舉足輕重的院士。學生們把楊恩澤當做事業的導師、人生的楷模,而他則把培養學生看作與完成科研課題一樣,“是自己對黨和人民回報的成果”

學生們眼中的楊恩澤清癯硬朗、精神矍鑠,身上常穿著上世紀七八十年代流行的的確良短袖襯衣和已經有些褪色的灰色西式短褲,異常簡樸。同學們口耳相傳:即使是在寒暑假,楊先生幾乎每天仍準時到實驗室,幾十年來,這已成為先生的一種習慣。

楊恩澤先生的敬業精神、敢于創新的膽魄和嚴于律己的人品風范,深刻地影響著弟子們。平時,楊恩澤不僅注重專業知識上解惑授業,也特別注意在一點一滴中培養學生規范嚴謹、一絲不茍的治學態度。一次,博士研究生王文睿等同學在實驗中偶然發現了一個現象,他們就把這個結論用在了自己的論文中。楊老師發現后,要求他們通過理論推導做出解釋。王文睿認為,這個結果已經過專門實驗,應該沒問題。但楊恩澤嚴肅地說:“科學研究不能有任何想當然的僥幸,光有實驗結果的論文是不完整的。沒有理論推導,實驗就沒有根基。”楊老師帶領學生選擇最佳方案,用了一個月的時間一步一步地推導,終于從理論上證明了實驗現象的客觀性。在一次實驗中,博士研究生王健覺得實驗臺上沒地方了,就把儀器放在椅子上。楊恩澤看到后馬上說:“儀器要放在該放的地方。”邊說邊整理起實驗臺,一會兒工夫就騰出了一大塊地方。他對學生們說:“形式往往會影響內容,儀器亂擺亂放,實驗結果也許會出現偏差。搞研究一定要養成規范做事的習慣。”老先生的言傳身教深深觸動了學生們。從此,實驗規程和定期整理內務的制度就在實驗室堅持了下來。

安守淡泊初心——“關鍵是能為國家做些事就行了”

在談到科學研究和教學工作時,楊恩澤說得最多的是“一定要嚴格、精益求精”。但在談到自己的生活時,他卻總是說:“過得去就行。”家里的擺設陳舊而簡單,人們看他穿的衣服幾乎都是舊得褪色,每當問及此時,他總說:“已經很好了。”楊恩澤身邊的人說,四五十年前的衣服他現在還在穿!每次外出開會,主辦方都要為楊恩澤安排單間,可他總是堅持和別人住雙人間,不讓為他多花錢。直到80歲之前,他在北京出差時,還是騎著自行車一個單位一個單位地跑,他說:“這樣方便。”

就是這樣一位對自己的生活幾近“吝嗇”的老先生,對于實驗室的建設,卻從不在錢上計較。在天大光通信實驗室初建時,實驗中急需一臺26萬元的科研儀器,可當時一下拿不出那么多的錢來。得知情況,楊恩澤毫不猶豫,帶頭放棄了原應屬于自己的正常科研提成用于儀器購置。在楊恩澤的感召下,實驗室的老師們紛紛響應,保證了實驗正常進行。楊恩澤曾任國家科委光通訊專業組成員兼理論組組長、天津電子學會委員和天津電子學會光通訊組顧問。他主持研究的成果獲得過首屆全國科學大會獎和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主編、發表了許多有影響的著作和論文。盡管楊老師業績顯著,但平時為人卻謙和、低調。許多人曾對他說:“您的學生輩中都有人做院士了,您要是爭取一下,也會是院士了。”每當這時,楊恩澤總是付之一笑,謙虛地說:“當不當院士不重要,關鍵是能為國家做些事就行了。

1988年退休后,楊恩澤本來可以過上樂享夕陽的晚年生活,但他依然每天到實驗室,一方面繼續搞科研,一方面義務幫助自己的學生帶研究生。人們說90多歲的楊老師看上去也就像60多歲,問他有什么養生的“秘訣”,他笑笑說:“生命在于運動。體力運動鍛煉自己的身體,腦力運動讓大腦保持健康。”多年來,他堅持騎自行車上下班,偶爾還約上學生騎車去郊游野餐。科研工作是楊恩澤腦力運動的最好形式,而且他思想一點也不保守,當得知一種新軟件能夠提高運算速度時,他馬上查閱資料,一絲不茍地學習操作方法,直到熟練掌握。

2005年,楊恩澤出現尿血現象。博士生王耀天和同學們陪著先生一起到醫院檢查。可楊恩澤好像忘了自己是去看病,一路上始終在談論王耀天進行全光3R再生理論推導的問題。11月,楊恩澤被確診為膀胱癌,進行了手術治療。出院后,在大家的反復勸說下,楊恩澤終于答應不再去實驗室了,但他叫學生在家里的電腦上安裝軟件,繼續進行理論研究。他說:“我1943年研究生畢業的時候得了肺病。那時候肺病就像現在的癌癥,但是我挺過來了。從那以后,我認為自己的時間都是賺的,能夠多工作一天,多為國家和人民做點事情,就是我生命最大的意義。”

凝鑄奉獻初心——“把一切回報給黨和人民”

2005年底,楊恩澤在深圳接受膀胱癌手術期間,實驗室收到了一張從廣東省饒平縣寄來的10萬元捐款收據。他的學生們這才了解到老先生拿出畢生積蓄捐資助教的事。知道了此事,實驗室的同學們表現驚人的一致:“楊老師這樣做,在我們的意料之外,卻又是情理之中。”大家都知道,每次學校開展募捐活動,楊恩澤總是一百、二百元地投到捐款箱內;看到身邊的學生有困難,他會毫不猶豫地伸出援手。

楊恩澤的家鄉是廣東省饒平縣的山區。他已經幾十年沒有回去了。一次偶然的機會,得知家鄉基礎教育還很落后,他萌生了助學的念頭。恰巧,電子信息工程學院要更新一批電腦,楊恩澤覺得這些淘汰的電腦對于貧困地區的孩子來講,還能發揮不小的作用。他找到院領導,提出要購買這批更換下來的電腦,捐給家鄉的小學。院領導聽后十分支持,主動與學校有關部門聯系協調,最后決定免費提供10臺電腦。楊老師想,有了電腦還應該有個像樣的機房。他與饒平縣教育局溝通后,決定捐資30萬元幫助所城鎮中心小學建一座科學樓。就這樣,楊老師分3次寄出了捐款,最后一次,他的存折上只剩下了5元錢。

2006年5月,一幢面積為694平方米的“成和科學樓”在饒平縣所城鎮中心小學落成了。學校舉行了簡單而隆重的慶典儀式。“恩被于物,澤及后代”的紅色條幅高高地懸掛在樓上,楊恩澤應邀回到家鄉參加了儀式。當地負責人激動地對他說:“像這樣的工程一般是不搞慶典的,但老先生將自己省吃儉用的積蓄化作希望的甘露灑向家鄉,為大家樹立了榜樣,要大力宣傳。”楊恩澤也深深地為家鄉人民的熱情所感動。當時,他又作出了一個驚人的決定:從明年開始,20年中每年拿出1萬元(從2008年起增加到每年2萬 ),在這個學校設立“成和獎學金”,資助那些生活困難、學習優異的學生完成學業。在“成和獎學金”設立時,楊老師沒有提出任何要求。但在擬定章程時,他強調一定要把思想品德要求寫進去。楊恩澤說:“兒女都已經獨立生活,老伴也去世了,一年拿出1萬元,對我來說應該還可以承擔。當然,我可能活不了20年。但我已經和孩子們講好了,他們可以幫助我完成。”楊恩澤還輕松地說:“我現在的住房還值三十幾萬呢,足夠用了!”而截至到現在,對自己平常生活甘于清貧的他已先后捐款46萬元給家鄉小學。

“我是一名普通的人民教師,我的一切都是黨和人民給的,我要把自己的一切都回報給黨和人民。”楊恩澤這樣說到,他亦在奉獻中實現了自己作為一名共產黨員的人生價值。

(編輯:焦德芳)


皇冠新二网址手机登录